千亿国际娱乐

“向爱则暖”小说系列 无边无际的游泳池

来源:嘉人网
导读:也许只有到那时,她对他、或类似的男人,会有一种接近于爱情的心境:耐心、怜惜、相濡以沫。
编辑/吴佩霜 插图/赵进 无边无际的游泳池 (作者)鲁敏, 出版《六人晚餐》、 《九种忧伤》《墙上的父亲》、《取景器》《伴宴》、《回忆的深渊》等,曾获鲁迅文学奖、庄重文文学奖、人民文学奖、郁达夫奖等, 入选“《人民文学》未来大家TOP20”。作品被译为 英、德、法、俄、日文等。 先生提出,天热了,改去游泳馆约会。女更衣室,燕然打量周围的同类。 脸上都没化妆,泳衣不带胸托,副乳累赘。阑尾炎缝合线,长毛的痣,胎记,跌痂,地图样桔皮组织,妊娠纹、甲沟炎,个个儿都现原形了,散发出近乎软弱的气息——徐先生可能正是想看到这些。那就看吧。到目前,他们才见了三次,皆是庄严、得体,彬彬有礼向正经婚姻而去的。 徐先生从男更衣室出来。暴露是公平的,没有了阿玛尼与欧米茄,三十九岁的他也没了看 相,挂肉成片,腿显得很短,摘了近视镜,眼白大了一倍。见到燕然,他把游泳镜从额头拉到眼睛上:“这个有度数,我得戴上。” 燕然不自在地缩了缩左肩,那里有颗红痣,多年以前的男友特别喜欢吻它。单身后,独自走 在大街上,看到某个特别的人,心中一动,燕然会突发奇想,想象对方同样亲吻这颗痣。一望而知,徐先生不会是一个对红痣有兴趣的男人。 他们顺着扶手栏前往深水区。徐先生走在前头,长长的水道,水波像戏谑的小手一样轻拍着他们的大腿和私处。两人默然无言。徐先生所专擅的能源、贸易等话题,在这个地方,都显得堂皇了。前面的几次见面中,燕然已尝试过畅销书、自驾游、美剧、网络事件,什么都谈得来,亦随时可戛然中止。 到了一个人较少的泳道,徐先生停下,他用水抹抹脸,模糊地笑笑,一头扎下去往对面游 去。燕然也抬抬腿活动着,身边突然冒出个半大的男孩子,甩着满头的水珠恼怒地咳嗽着,一边躲开燕然的注视。 燕然有些忍俊不禁,突然想起徐先生刚才抹脸的样子,竟有点少年式的腼腆——是啊,没有人生下来就是那么持重乏味的。 这当然不算什么新发现,可能原因在她自己,看什么都隔着29年的浮灰与沉疴;同理,徐先生或别的什么男人,谁又会发现或在意她的少女时期!到了这个年纪,所能结识到的人,也都处在人生的中间段,年少时的痴傻明亮、瞎胡闹、虚掷、无头苍蝇乱扑,如同粗盐、大料、苦汁、老姜,都是自我“腌制”,受着、沤着、一曝十寒,到最后,大家便都到了现在这步,相互间客客气气、心事重重。 唉。要是一个男人、一个女人,能够从对方身上唤起露珠般的童年镜像,那该多么了不起、多么感人哪。 徐先生游了一圈回来,神色活泛多了,冲燕然一努嘴:“你也游呀!” 像是餐桌上的客套:吃,你也吃啊。 燕然其实只会仰泳,动作也不标准。她使劲一蹬池边子,两只手像僵硬的风车一样往后翻,如一块浮冰似的移动起来。她突然不自信地想到自己的胸部,从徐先生那里看来,肯定显得平塌吧,没办法,躺下来就会这样的。继而又想到网上常有的裸泳照,一般总是蛙泳、自由泳, 可要是像她这样仰泳的话……到底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!她与徐先生之间,一丁点儿性的苗头都还没有呢。这几年,她与异性的交往,总有着这样一个“定律”:不想结婚的,亲热得又快又猛,反之,则谨慎得像个八百年前的处女。这位徐先生看来也是彼此彼此,他刻意地授受不亲,谈论的话题亦十分保守——这样多假呀。也许,今天这个半裸的约会,可以打破什么吧。 燕然又仰泳着回来了,上下拍打着双腿,并仍旧觉得这动作有点儿色情:她再次为这样的联想感到遗憾。要是自己再小个七八岁,要是她对这位徐先生真心有几分爱慕,她肯定会“水性不好”的,这样,不出三秒钟,他们便会转为水草般的恋人了。这样的轻浮,是需要好年纪的。 徐先生拍拍手:“游得不错啊,我就只会蛙泳。”语气像在激励员工。这倒帮助燕然从该死的联想中挣脱出来。她扭过头,发现就在离他们两米处,一对身高悬殊的小情侣正溺死般地紧紧缠在一块儿,颇是有碍观瞻,却又离他们这么近,以致燕然都生出一股可耻:对比之下,她和徐先生,真像两截干巴巴的百年树桩。 徐先生把泳镜摘下又戴上、直面眼前的春色:“哟……热恋嘛。”燕然想到徐先生刚才是蛙泳,头在水下,应当看得比她还多。 “其实,激情的程度与时间成反比。”又来了,那一贯胸有成竹的语气,好像世界上就没有他不清楚的事,更不用说恋爱这种芝麻绿豆事儿。徐先生倚着池边,一只脚呈稍息状,标准的聊天架势。如果替他套上衣服,再把背景换成餐馆,那跟之前的约会几无区别,“激情太不牢靠, 平淡才能正经过日子,只是大多人都没法接受平淡。”徐先生继续分析人生。 是啊,平淡就像麻绳,又长又结实,一捆就能捆一辈子了。徐先生所说,皆是乏味的真理,她接什么呢。正确的事情是聊不下去的。 “你怎么看?”徐先生隔着泳镜打量她。他语气里的兴致真让燕然难过。他在努力谈话,像他这么多年来努力进步一样吧。 “我嘛,嘿嘿。”燕然含糊其词。唉,症结就在这里,这么些 年了,她就是不肯将就。哪怕就是八十岁,也有向往激情的权利不是吗? “可是我……还是羡慕像他们这样呢。”徐先生声音突然摇晃了,显得结结巴巴,似乎也很意外自己说出的话。他飞快地撇燕然一眼,“现实就是现实。我的意思是说,在我们之间,你能接受比较平淡的感觉吗?” 燕然忽然想到他手机上的备忘录。第一次见面时,他们并排坐着吃流水寿司,接完一个电话后,他忙不迭地在手机上写写划划,燕然瞅到一长串写得如同程序编码的备忘录……徐先生锁在男更衣室里的手机备忘里,也许就写了这么一条:与其讨论平淡婚姻的可能性,不如了解对方的 心理预期与接受程度。 燕然咳了一声,她难道真能这么答吗: 宁可被暴风骤雨浇透全身,哪怕瑟瑟发抖!可惜在游泳池不方便做小动作:抿一口咖啡、拿纸巾擦嘴、对不起我去趟洗手间。 燕然想起那些电视名人访谈,他们会沉吟片刻,然后深思 熟虑地摇摇头:这个我和那个我是不一样的。人和人是不 一样的。时代和时代是不一样的,真是万能啊,什么都可 以套下去:“嗯,我想,平淡和平淡也是不一样的。” 徐先生有点惊讶,他把泳镜推上去,眼白一闪,几乎是感 激地对燕然笑笑:“你说得太对了。我也……向往着不一 样的平淡。不过,那比激情还难。” 徐先生的反应让燕然有点不安。身边的情侣开始亲吻,持久地不厌其烦地把舌头在对方嘴里搅来搅去。燕然皱起眉盯着,不怀好意地想,泳池里所有的口水、汗 液、漂白粉、皮肤屑子以及一些不便表述 的排泄物,一定都参与了这个漫长的吻。
1 2
延伸阅读
精彩推荐
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
明星春节送礼脑洞都不小
礼尚往来是咱们中国人的老传统,尤其是新春佳节之际,总要给三五知己备上一份薄利。各位星星们
X
千亿国际娱乐千亿国际千亿国际娱乐手机官网优乐娱乐
qg678钱柜娱乐官方网qg777钱柜娱乐平台亚虎娱乐客户端优乐国际娱乐
qg678钱柜娱乐官方网千亿国际千亿国际娱乐手机官网龙8国际
千亿国际娱乐千亿国际娱乐qy966千亿国际娱乐pt优乐娱乐
qg678钱柜娱乐官方网qg777钱柜娱乐平台亚虎娱乐客户端优乐国际娱乐